中国首次因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启动全国性哀悼


其次,如果一个国家以政府的力量来扼杀另一个国家的一个企业,显然也给了该企业所在国政府以反制的理由,强词夺理最终害人害己。

然而,在非常时期,各州和联邦政府可以启动紧急权力,以扩大其迅速采取行动保护公民生命和健康的能力。截至2020年3月27日,所有50个州、数十个地方和联邦政府都宣布了COVID-19紧急状态。由此产生的行政权力是广泛的,它们的范围从停止商业活动到限制行动自由,到限制公民权利和自由,以及征用财产。

△美国波士顿咨询公司3月9日发布的报告

她们在文章的最后写道:在紧急情况下学习是困难的,但COVID-19疫情中得到的一个教训已经很清楚了,当流行病学家警告说一种病原体具有大流行的潜力时,高举地方自由旗帜的时候就结束了。而国家在流行病应对方面的领导作用只有在基于证据的情况下才能发挥作用。“至关重要的是,美国今后对‘COVID-19’的反应不仅要全国性的,而且要理性的。”

法国新冠肺炎疫情在继续恶化中。根据当地时间3日晚发布的官方统计数据,法国新冠肺炎累计死亡病例已增至6507例。法国养老院已有1416人死于新冠肺炎。

美国《连线》杂志3月31日援引新美国安全中心研究员艾尔莎·卡尼亚的评论称,针对华为的限制措施将会推动中国实现技术独立。

再次,全球化已经让各方的利益交织在一起,两国之间的争斗只会是两败俱伤,为他人作嫁衣裳。一旦美国实施了这一限制措施,引发的后果恐怕不是今天可以预见的,也不是未来的美国可以掌控的。

那么,美国政府还能做些什么来促进统一的应对措施?作者们认为,“很明显,美国需要做的不仅仅是发布白宫和疾控中心的指导方针,因为自愿遵守是行不通的。联邦政府接管所有公共卫生命令将与美国的联邦体制不协调,但还有其他选择。”

美国芝加哥保尔森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尼尔·托马斯也表示,美国的新限制措施将进一步促使华为转向中国的半导体供应链。

这项新规则将针对那些以美国技术为基础、在海外生产、运往华为的低技术产品。在这个规则下,即使芯片不是美国开发设计,但只要外国生产线的某个环节哪怕仅使用了一台美国设备,则生产的芯片也要先经过美国政府的批准。